股票代码:833024 | 投资者关系

关注我们
行业资讯
齐全的资质是安防工程商安防公司赢得竞争的利器
时间:2014-04-29 15:34来源:未知

齐全的资质是安防工程商赢得竞争的利器
 
 
         在上世纪80年代,安防产品进入中国市场,步入90年代,安防工程市场需求开始升温,新千年伊始,由于安防系统产品逐渐同质化,再加上产品价格越来越透明,使安防工程商竞争逐渐白热化 ...
 
        在“平安城市”、“3111工程”、北京奥运会、上海世博会、广州亚运会、深圳大运会等重大项目带动下,安防商机开始真正发酵。但IT、电信等行业巨头又纷纷加入原本竞争已经很激烈的安防市场,这对传统安防工程商可以说是一个新挑战。记者采访了安防工程领域专家霍尼韦尔公司的张新房先生,分享安防工程商那些事...
 
安防工程商的准入证明有哪些
 
        随着安防市场竞争日益加剧,工程商需要面临“资质”这一绕不过的环节,生产厂商面对的是生产许可证和部分产品需认证(比如CCC和检测报告)。关于安防供应商的资质问题张新房表示,针对建筑智能化系统的主要资质包括:建筑智能化系统集成(其中消防子系统除外)专项工程设计资质和建筑智能化工程专业承包资质。这两项资质是从事弱电总包/专项分包业务所必需的,同时具备这两项资质,工程企业就能够从事建筑智能化。
        系统的设计和施工业务,如果资质分别为甲级和壹级,则可以具备在全国范围类承接各类型的工程的资格。对于纯粹的安防系统工程而言,主要资质是安防协会或技防办颁发的安防工程企业资质或公共安全技术防范系统工程设计施工资格证,拥有这个资质,安防工程企业才可以承接对应级别的工程并能够通过有关部门组织的验收。当然行业内的工程商也有一部分具备计算机信息系统集成资质或者涉及国家秘密的计算机信息系统集成资质,拥有这个资质则具备承担信息系统集成的业务,这算是集成商的概念,而前者所述资质属于工程商概念。
         对于一些产品供应商而言,则无需具备以上所提到的资格证书,而对于大型的产品供应商和工程商而言,则需要比较齐全的设计、施工、安防等资质。
 
 
国内外安防工程企业的差别

 
 
         比较国内外安防工程商,张新房强调,就现状来说,安防工程商拿到一个全国性的资质,不代表企业就能够在全国范围内从事安防工程业务。因为在各个省或者各个地方,都有各自的特别要求。例如是在广州从事建筑智能化工程或者安防工程业务,就必须得在当地办理入粤备案,而入粤备案又可以细分为企业资质单项备案和合同备案,备案完成后方能在当地开展有关业务。

         对于外企,张新房表示,外企主要从事一些高端的大型的项目(如机场、港口、码头、地铁、核电站等),主要业务集中在高端市场,而且外企都有自己专门的产品,如门禁、监控、报警、楼控、火灾报警、背景音乐等,这样就拉开与国内安防企业的差距。假设外企都是用第三方产品投标而不用自身的产品,那外企在国内市场将没有太大的竞争力。

        对于国内来说,安防工程商的分类也很明显,一线上市公司(泰豪、赛为、达实等),企业的融资能力很强,能够有足够的实力垫资承接工程业务。二线公司非上市企业,资质也比较好,规模较小,市场较小,但业务承接具有区域性,通常不会面向全国到处撒网。三线公司大多数具备较少的资质或者等级较低,有的甚至不具备有关的资质,资金实力也不够强大,市场规模小,只能承担一些较小的项目,比如小超市、店铺安防等。
 
如何看待安防工程企业在城镇化中的作为
 
      关于如何看待安防工程企业在城镇化中的作为。张新房阐述,以国内某安防巨头在重庆的平安城市工程为例,其在重庆的这一工程算不上很成功。在目前的政策形势下,平安城市会存在着一种情况,即BT模式(建设--移交模式)。这种情况(BT模式)面临着很大的垫资问题。只有一些实力雄厚、资金能力强的企业才能够在平安城市的建设中立有一席之地。
 
       在目前城镇化步伐日益加快的今天,小镇变大镇、大镇变城市、城市变为超级城市群,吸引了大量的人口,自然创造了巨大的商机。但相对而言,城镇化影响最大的是闭路监控电视系统、报警系统、可视对讲系统、一卡通系统。在城镇、小区,摄像机、对讲分机等产品需求量大,所以衍生了很大的安防市场。再加上安防系统的产品生命周期短,很容易产生第二代、第三代需求,从而成倍放大了安防市场
 
        张新房进一步说,在城镇化中,安防产品价格战愈演愈烈,但所谓的价格战只存在于低端的安防产品市场,像一般的摄像头等,此类产品一般的安防企业都能够生产。对于高端的安防产品,国家要求生厂商必须有CCC验证和检测报告,这要求相应的企业必须有足够的资历和资金去办理这些资质,从而限制了“价格战”的范畴,比如像火灾报警系统就比较典型。
 
“大集成”、“大数据”下的安防行业
 
 
         关于业内普遍关注的安防工程商“大集成”和“大数据”趋势,张新房说,一般企业,都有自己主要的业务和自己主要的产品/系统,如果一个企业有足够的能力和资历,他们就可以集各种产品生产、销售于一身,就可以集成多个系统,这就是所谓的“大集成”。一个单一产品或单一系统的生产商(比如监控厂商)是不可能产生大集成的概念的,最多就是自家产品的单一系统集成;一个单纯的工程商如果没有产品或者软件平台,也很难会在大集成上有所作为,如果全部采用第三方的产品,和工程商本身而言是没有什么关系的;真正的大集成者,要么拥有完善的产品线,生产制造多种系统的多种产品,在加上自身拥有的综合管理平台很容易实现大的集成。而对于一些有能力的集成商而言,他们会开发一成套的软硬件平台,作为一个统一的解决方案兼容各个厂家、各个系统的各个产品,也可以实现大集成。
         而“大数据”也可以理解为“云计算”,在目前安防行业不是比较明显,因为在目前的很多安防产品不需要也不是很有必要进行过多的数据分析。在门禁、报警等方面都不是很突出,而主要运用于监控的存储和回放方面。
        最后,谈到 “云安防”如何落地,张新房表示,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随着社会的发展和人们的意识层面上升,在潜移默化中,这就能够得到人们的认可,而不是像别的东西一样需要一个许可。
 
 
 
 
安防工程商的准入证明有哪些
        随着安防市场竞争日益加剧,工程商需要面临“资质”这一绕不过的环节,生产厂商面对的是生产许可证和部分产品需认证(比如CCC和检测报告)。关于安防供应商的资质问题张新房表示,针对建筑智能化系统的主要资质包括:建筑智能化系统集成(其中消防子系统除外)专项工程设计资质和建筑智能化工程专业承包资质。这两项资质是从事弱电总包/专项分包业务所必需的,同时具备这两项资质,工程企业就能够从事建筑智能化。
        系统的设计和施工业务,如果资质分别为甲级和壹级,则可以具备在全国范围类承接各类型的工程的资格。对于纯粹的安防系统工程而言,主要资质是安防协会或技防办颁发的安防工程企业资质或公共安全技术防范系统工程设计施工资格证,拥有这个资质,安防工程企业才可以承接对应级别的工程并能够通过有关部门组织的验收。当然行业内的工程商也有一部分具备计算机信息系统集成资质或者涉及国家秘密的计算机信息系统集成资质,拥有这个资质则具备承担信息系统集成的业务,这算是集成商的概念,而前者所述资质属于工程商概念。

对于一些产品供应商而言,则无需具备以上所提到的资格证书,而对于大型的产品供应商和工程商而言,则需要比较齐全的设计、施工、安防等资质。

国内外安防工程企业的差别
        比较国内外安防工程商,张新房强调,就现状来说,安防工程商拿到一个全国性的资质,不代表企业就能够在全国范围内从事安防工程业务。因为在各个省或者各个地方,都有各自的特别要求。例如是在广州从事建筑智能化工程或者安防工程业务,就必须得在当地办理入粤备案,而入粤备案又可以细分为企业资质单项备案和合同备案,备案完成后方能在当地开展有关业务。

        对于外企,张新房表示,外企主要从事一些高端的大型的项目(如机场、港口、码头、地铁、核电站等),主要业务集中在高端市场,而且外企都有自己专门的产品,如门禁、监控、报警、楼控、火灾报警、背景音乐等,这样就拉开与国内安防企业的差距。假设外企都是用第三方产品投标而不用自身的产品,那外企在国内市场将没有太大的竞争力。

         对于国内来说,安防工程商的分类也很明显,一线上市公司(泰豪、赛为、达实等),企业的融资能力很强,能够有足够的实力垫资承接工程业务。二线公司非上市企业,资质也比较好,规模较小,市场较小,但业务承接具有区域性,通常不会面向全国到处撒网。三线公司大多数具备较少的资质或者等级较低,有的甚至不具备有关的资质,资金实力也不够强大,市场规模小,只能承担一些较小的项目,比如小超市、店铺安防等。

如何看待安防工程企业在城镇化中的作为

         关于如何看待安防工程企业在城镇化中的作为。张新房阐述,以国内某安防巨头在重庆的平安城市工程为例,其在重庆的这一工程算不上很成功。在目前的政策形势下,平安城市会存在着一种情况,即BT模式(建设--移交模式)。这种情况(BT模式)面临着很大的垫资问题。只有一些实力雄厚、资金能力强的企业才能够在平安城市的建设中立有一席之地。

        在目前城镇化步伐日益加快的今天,小镇变大镇、大镇变城市、城市变为超级城市群,吸引了大量的人口,自然创造了巨大的商机。但相对而言,城镇化影响最大的是闭路监控电视系统、报警系统、可视对讲系统、一卡通系统。在城镇、小区,摄像机、对讲分机等产品需求量大,所以衍生了很大的安防市场。再加上安防系统的产品生命周期短,很容易产生第二代、第三代需求,从而成倍放大了安防市场

        张新房进一步说,在城镇化中,安防产品价格战愈演愈烈,但所谓的价格战只存在于低端的安防产品市场,像一般的摄像头等,此类产品一般的安防企业都能够生产。对于高端的安防产品,国家要求生厂商必须有CCC验证和检测报告,这要求相应的企业必须有足够的资历和资金去办理这些资质,从而限制了“价格战”的范畴,比如像火灾报警系统就比较典型。

“大集成”、“大数据”下的安防行业

         关于业内普遍关注的安防工程商“大集成”和“大数据”趋势,张新房说,一般企业,都有自己主要的业务和自己主要的产品/系统,如果一个企业有足够的能力和资历,他们就可以集各种产品生产、销售于一身,就可以集成多个系统,这就是所谓的“大集成”。一个单一产品或单一系统的生产商(比如监控厂商)是不可能产生大集成的概念的,最多就是自家产品的单一系统集成;一个单纯的工程商如果没有产品或者软件平台,也很难会在大集成上有所作为,如果全部采用第三方的产品,和工程商本身而言是没有什么关系的;真正的大集成者,要么拥有完善的产品线,生产制造多种系统的多种产品,在加上自身拥有的综合管理平台很容易实现大的集成。而对于一些有能力的集成商而言,他们会开发一成套的软硬件平台,作为一个统一的解决方案兼容各个厂家、各个系统的各个产品,也可以实现大集成。

          而“大数据”也可以理解为“云计算”,在目前安防行业不是比较明显,因为在目前的很多安防产品不需要也不是很有必要进行过多的数据分析。在门禁、报警等方面都不是很突出,而主要运用于监控的存储和回放方面。

        最后,谈到 “云安防”如何落地,张新房表示,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随着社会的发展和人们的意识层面上升,在潜移默化中,这就能够得到人们的认可,而不是像别的东西一样需要一个许可。
 
 
 
安防工程商的准入证明有哪些
        随着安防市场竞争日益加剧,工程商需要面临“资质”这一绕不过的环节,生产厂商面对的是生产许可证和部分产品需认证(比如CCC和检测报告)。关于安防供应商的资质问题张新房表示,针对建筑智能化系统的主要资质包括:建筑智能化系统集成(其中消防子系统除外)专项工程设计资质和建筑智能化工程专业承包资质。这两项资质是从事弱电总包/专项分包业务所必需的,同时具备这两项资质,工程企业就能够从事建筑智能化。
          系统的设计和施工业务,如果资质分别为甲级和壹级,则可以具备在全国范围类承接各类型的工程的资格。对于纯粹的安防系统工程而言,主要资质是安防协会或技防办颁发的安防工程企业资质或公共安全技术防范系统工程设计施工资格证,拥有这个资质,安防工程企业才可以承接对应级别的工程并能够通过有关部门组织的验收。当然行业内的工程商也有一部分具备计算机信息系统集成资质或者涉及国家秘密的计算机信息系统集成资质,拥有这个资质则具备承担信息系统集成的业务,这算是集成商的概念,而前者所述资质属于工程商概念。
对于一些产品供应商而言,则无需具备以上所提到的资格证书,而对于大型的产品供应商和工程商而言,则需要比较齐全的设计、施工、安防等资质。
国内外安防工程企业的差别

         比较国内外安防工程商,张新房强调,就现状来说,安防工程商拿到一个全国性的资质,不代表企业就能够在全国范围内从事安防工程业务。因为在各个省或者各个地方,都有各自的特别要求。例如是在广州从事建筑智能化工程或者安防工程业务,就必须得在当地办理入粤备案,而入粤备案又可以细分为企业资质单项备案和合同备案,备案完成后方能在当地开展有关业务。

        对于外企,张新房表示,外企主要从事一些高端的大型的项目(如机场、港口、码头、地铁、核电站等),主要业务集中在高端市场,而且外企都有自己专门的产品,如门禁、监控、报警、楼控、火灾报警、背景音乐等,这样就拉开与国内安防企业的差距。假设外企都是用第三方产品投标而不用自身的产品,那外企在国内市场将没有太大的竞争力。
 
        对于国内来说,安防工程商的分类也很明显,一线上市公司(泰豪、赛为、达实等),企业的融资能力很强,能够有足够的实力垫资承接工程业务。二线公司非上市企业,资质也比较好,规模较小,市场较小,但业务承接具有区域性,通常不会面向全国到处撒网。三线公司大多数具备较少的资质或者等级较低,有的甚至不具备有关的资质,资金实力也不够强大,市场规模小,只能承担一些较小的项目,比如小超市、店铺安防等。

如何看待安防工程企业在城镇化中的作为

         关于如何看待安防工程企业在城镇化中的作为。张新房阐述,以国内某安防巨头在重庆的平安城市工程为例,其在重庆的这一工程算不上很成功。在目前的政策形势下,平安城市会存在着一种情况,即BT模式(建设--移交模式)。这种情况(BT模式)面临着很大的垫资问题。只有一些实力雄厚、资金能力强的企业才能够在平安城市的建设中立有一席之地。
在目前城镇化步伐日益加快的今天,小镇变大镇、大镇变城市、城市变为超级城市群,吸引了大量的人口,自然创造了巨大的商机。但相对而言,城镇化影响最大的是闭路监控电视系统、报警系统、可视对讲系统、一卡通系统。在城镇、小区,摄像机、对讲分机等产品需求量大,所以衍生了很大的安防市场。再加上安防系统的产品生命周期短,很容易产生第二代、第三代需求,从而成倍放大了安防市场
          张新房进一步说,在城镇化中,安防产品价格战愈演愈烈,但所谓的价格战只存在于低端的安防产品市场,像一般的摄像头等,此类产品一般的安防企业都能够生产。对于高端的安防产品,国家要求生厂商必须有CCC验证和检测报告,这要求相应的企业必须有足够的资历和资金去办理这些资质,从而限制了“价格战”的范畴,比如像火灾报警系统就比较典型。
“大集成”、“大数据”下的安防行业
           关于业内普遍关注的安防工程商“大集成”和“大数据”趋势,张新房说,一般企业,都有自己主要的业务和自己主要的产品/系统,如果一个企业有足够的能力和资历,他们就可以集各种产品生产、销售于一身,就可以集成多个系统,这就是所谓的“大集成”。一个单一产品或单一系统的生产商(比如监控厂商)是不可能产生大集成的概念的,最多就是自家产品的单一系统集成;一个单纯的工程商如果没有产品或者软件平台,也很难会在大集成上有所作为,如果全部采用第三方的产品,和工程商本身而言是没有什么关系的;真正的大集成者,要么拥有完善的产品线,生产制造多种系统的多种产品,在加上自身拥有的综合管理平台很容易实现大的集成。而对于一些有能力的集成商而言,他们会开发一成套的软硬件平台,作为一个统一的解决方案兼容各个厂家、各个系统的各个产品,也可以实现大集成。
而“大数据”也可以理解为“云计算”,在目前安防行业不是比较明显,因为在目前的很多安防产品不需要也不是很有必要进行过多的数据分析。在门禁、报警等方面都不是很突出,而主要运用于监控的存储和回放方面。
最后,谈到 “云安防”如何落地,张新房表示,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随着社会的发展和人们的意识层面上升,在潜移默化中,这就能够得到人们的认可,而不是像别的东西一样需要一个许可。
 
 

北京欣智恒科技有限公司
微信公众号:xinzhiheng01
http://www.iet.com.cn 
贵宾服务热线:400-025-6625
更多资质荣誉